田野可栽苗 “云端”能造林

  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郭肇村,阜溪街道党员干部、人大代表和志愿者热火朝天开展义务植树,为乡村增添一抹绿色;

  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蒋王社区,小朋友为刚栽种的树苗浇水,以“美化家园保护环境”为主题的植树活动,吸引了许多家庭参与……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春意渐浓,草长莺飞,正是植树造林好时节,各地广泛开展了丰富多彩的义务植树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规定,植树造林、保护森林,是公民应尽的义务。当前我国义务植树开展情况怎么样?有哪些途径可以让我们尽到自己的植树义务?

  3月12日,我国迎来第四十二个植树节。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2019年中国国土绿化状况公报》显示,截至目前,全国森林覆盖率达22.96%,森林面积达2.2亿公顷。

  与40多年前相比,我国森林覆盖率提高了近10个百分点,森林面积增加了80%。在全球森林资源持续减少的背景下,我国成为森林资源增长最多的国家,人工林面积长期居世界首位。

  1981年五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作出《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决议》,次年国务院颁布《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实施办法》,将群众性植树活动首次以国家法定形式作出规定,要求“适龄公民每年应义务植树3株到5株”。自此,具有法定性、全民性、义务性、公益性的全民义务植树运动,在神州大地蓬勃开展起来。全民义务植树行动使生态文明理念深入人心,在增加森林资源、绿化祖国大地、加强生态建设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全国绿化委员会2017年印发的《全民义务植树尽责形式管理办法(试行)》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男11岁至60岁,女11岁至55岁,除丧失劳动能力者外,按照有关规划、标准和技术要求,应无报酬地以直接或者间接方式履行植树义务。

  一些人觉得“义务植树就是栽树”,其实这是一个误区。义务植树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包含多种多样的形式。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全民义务植树尽责形式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方便群众、重在参与、不拘形式、灵活多样”,将尽责形式拓展为造林绿化、抚育管护、自然保护、认种认养、设施修建、捐资捐物、志愿服务和其他形式等8类50多种。

  “北京在义务植树尽责形式管理办法中,规定了栽植乔木、抚育幼树、繁育珍贵树种苗木、以资尽责、个人购买碳汇等8类37种尽责形式及株数折算办法。”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介绍,在自家阳台、屋顶栽花草,认养树木、绿地,义务宣传国土绿化,都属于尽责形式。

  北京市通州区市民李婷发现,在义务植树尽责形式中,“对屋顶、墙体、阳台等进行绿化”也算数。她算了算自家阳台上的绿植面积,超过3平方米,折算完成尽责数量超过3株,“履行了植树的义务,我很开心。”

  近年来,我国深入开展全民义务植树。2019年,北京市组织“春植、夏认、秋抚、冬防”四季尽责活动678场次。黑龙江省第十一届“我为家乡种棵树”大型植树节活动,吸引近4万人参加,植树近8万株。上海市第五届市民绿化节,推出家庭园艺、绿色展示等40余项活动。浙江省开展“绿色传递为爱播种”1亿株珍贵树示范推广行动。福建省设立义务植树点212个、林木绿地认建认养点271个。

  “春天来了,诚邀大家共建我们的绿色家园。”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刘东生日前表示,疫情期间,大家可以通过网络等多种形式参与全民义务植树活动。

  国务院办公厅最近印发《关于在防疫条件下积极有序推进春季造林绿化工作的通知》,要求创新义务植树形式和方法,深入推进“互联网+义务植树”,引导社会公众安全、有序履行植树义务。

  近年来,“互联网+”成为拓展义务植树尽责形式的重要载体,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群众植树难、群众爱绿捐助难、义务植树找地难等问题。全国绿化委员会建立了26个首批国家“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试点省份已达到15个,“随愿植树、随处植树、随时植树”变成了现实。

  记者点击进入全民义务植树网,看到参与方式为“实体参与”和“网络参与”两种。实体参与的活动项目一目了然,人们可以在网上申请,然后参加线下活动。网络参与的形式包括通过网络捐款参与国土绿化相关项目等,目前有“我为古树名木送温暖”“武汉众森家园”等不少项目可供选择,有的项目获得捐款已经超过80万元。

  按照有关规定,各地可对实体参与义务植树并完成任务的公民,经所在地绿化委员会办公室证明,向其颁发尽责电子证书;对通过网络参与义务植树并完成任务的公民,由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中国绿化基金会共同向其颁发尽责电子证书。

  “每份证书具有唯一的编号和二维码,公民可以在全民义务植树网和微信公众号上查询、下载、打印。”全国绿化委员会副主任、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说,这不仅是激励公民参与义务植树、提高公民获得感、荣誉感的一种手段,也是新形势下义务植树工作的一项创新。

  60岁的上海市民蔡女士通过网络,在上海植物园的木兰园认养了一棵玉兰树,“我孙子今年8岁了,我想让他从小养成爱护环境的习惯,和这棵小树苗一起成长。”

  现在,“网上种树”“手机种树”蔚然成风,人们可以通过多种方式“云植树”。

  “阳江森林城市公益林”“我为清远添抹绿”……广东各地林业部门最近推出各种线上植树活动,同时号召市民通过低碳行为积攒绿色能量,为虚拟树“浇水”,实现远程苗木认种、认养。

  “春天,一起种下希望!”3月12日,支付宝APP“蚂蚁森林”启动了首届“蚂蚁森林互联网植树节”,鼓励人们通过低碳行为积攒绿色能量,在手机上为主题林、公益林、班级树、家庭树等各种虚拟树“浇水”。支付宝工作人员介绍,参与者共同“浇灌”的“希望林”将在武汉等地真实种下。这片林计划种在武汉市黄陂区的长江边上,保护长江生态,陪伴武汉人民。

  2016年8月,支付宝上线多个城市在蚂蚁森林上拥有公益林,城市公益林数量湖北、安徽、河北居前三位。最新数据显示,其参与用户达5.5亿人,累计碳减排1100万吨,至今已种下1.22亿棵线万亩。(记者 寇江泽)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环境治理成果,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环境日益增长的需求。